花样年潘军:中心城区建长租公寓回报率太低 行业发展悲观

  2020博鳌房地产论坛于8月11日在海南召开。花样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潘军出席并演讲。

  潘军表示,国家应该给予房地产企业一些政策,应该更宽裕。“现在很多一二线城市是限价的,国家应该给一些政策,开发商在建安成本的控制方面要求非常高,如果按照这样的话,就是3-5%的利润,怎么能够产生好的产品?因为科技产品是需要给溢价的。所以从这一点来讲,我认为在政策方面要给予更宽的政策。现在不仅是装修,老百姓的产品如果把价格限死,成本上涨,直接的建安成本实际上是下降的,我们给装修给一点,给科技应该再给一点,这样才能做出真正意义上的好的产品”。

  谈及疫情对房地产行业的影响,潘军称,疫情对于买房所有推动,中国有句老话叫“有恒产者有恒心”。“七八年前,万科曾经请了一个90后小女孩马佳佳去给万科的很多高管演讲,她说90后不买房。万科认为这是一个危机。但是现在我看到不光是90后要买房,现在这一波疫情之后买房的,很多00后都已经在买房了,而且买的都是好房子,因为疫情下来以后,发现居住环境很重要”。

  他强调,疫情的发生导致消费者对于居住,尤其是就业的形态发生了变化。“大家发现很多人可以在家办公,我认为这次疫情之后,对办公楼、产业园会有重大冲击,对住宅反而是要求越来越高”。

  他举例称,在北京调研发现,发现很多人准备卖了市区的房子,搬到郊区去住,有些40岁以上的人,他工作不需要到办公楼里密集工作的,反而更注重生活品质。我认为从社会的发展来讲,房地产住宅产品的品类会越来越丰富。

  对于租售,潘军直言,自己不做长租,个人认为很悲观。“现在还能在北京市中心建长租公寓吗,只能建到五环、六环外,因为城区已经建满了住宅,年轻人需要低房租,就需要住得更远”,但与之对应的是,“现在在北京开车,进到金融街、CBD,需要两个小时,我的高管需要开车两个小时来上班,坐高铁、坐地铁把人都挤得像相片似的,挤七八次挤不上地铁”。

  潘军称,“按道理来讲,应该是年轻人住在市中心,老年人住在郊区。我们现在是富人都住在市中心,越穷的人住得越远,如果说现在能有租赁的土地,也只能是放在远郊。如果你用住宅地来做长租公寓,年回报率只有百分之一点多,所以未来的租赁性住宅在未来的一二线城市,我认为是没有资源的,政策根本不匹配,市场环境没有”。

  “深圳为什么不让城中村再改造了?如果扒掉城中村,市中心就没年轻人了,因为只有城中村能给年轻人有更好的生存空间,所以只能做综合整治,就不能再做城市更新了”, 他说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梁斌 SF055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sunshinedev.com